3P,多P派對,SM,角色扮演,同性戀,雙性戀,獸交等這些聽起來聳動的性行為,其實正是流傳已久的性愛議題,歷經了保守風氣的壓抑,現今傳媒的開放和商家的的創意,二十一世紀要對這些性愛行為一窺究竟,顯然就變得容易又有趣的多,想耍不同的虐待方式,可以參考各國的AV,嘗試角色扮演,情趣商店都還真的提供了不少道具服裝可以讓人好好秀一下,如果有特殊性癖好,在網路上一呼百諾,集結同好也變得頗為輕鬆,傳媒和科技的發達,提醒我們實踐情慾世界中任何的可能性。

 

    當我們大家正以為可以理所當然的妝點(touch up)自己的性生活時,網路視訊卻弔詭的顛覆了性愛的精神,在視訊網愛的過程中,大部份人和另一端的陌生人透著web cam,自己玩著XXX級的尺度,可是,為了保留顏面,幾乎沒有臉部的出現。臉部通常是我們肉體的主要辨識指標,也是性幻想的重要內容,但是在視訊的遊戲規則中,性器官反倒成為主題,彼此忙著展示和自慰;最近有一位藝術家陳柏維先生自稱眼球先生,在他的各項作品中頂著一顆大眼球,提醒我們用另外一個角度看世界,反觀在網路視訊的性愛中,網友卻頂著自己的性器官認識對方,沒有太多的道具和角色扮演,更沒有實質肉體的接觸,唯一的主角正是彼此的性器官,最終的動作是自慰達到的高潮。高科技的發達竟然將我們的慾望層次帶回到最基本的「性器官自娛」表演,難道這也是高科技數位化的另類現象嗎?      其實,不妨想想,這也是一種角色扮演,不過主角沒什麼職業稱呼,也沒有主人和奴隸的貴賤之分,只是大家徹底把臉部藏起來,像是穿戴著性器官參加遠距化裝舞會,它提供了一絲保障和安全,沒有情感和也沒有性病感染,自演自拍也可同步觀賞,是幫助我們逃離現實社會壓抑的另一種管道。未來也許我們都可以穿著特殊裝備和虛擬世界的帥哥美女進行性愛,同樣也是性器官的自娛,搞不好連手都派不上用場了。  

 

    視訊網愛對許多人來說還是有相當的價值。對於分隔兩地的情侶而言,可以用網愛解除相思的飢渴,也可減少外遇的可能,也有一些夫婦和情侶和另外一對couple透過網眼,同步做愛,讓平淡的性生活增加些許的情趣,也比看職業表演的A片更生活化。當然,色情業是不會忽視這塊大餅的,打著安全隱密免交通的賣點,計時收費,鴻圖大展,而在網路上露臉的美眉也可能是往後援交的最佳誘餌,網友也會不小心上鉤。「深夜問題多,平安回家最好」,只是現在有了web cam,平安回家可不一定就是「閒閒在家」呢!

 

 

 

 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 

    這個問題會不會有點難以回答呢?有時候,我們會無可救藥地迷戀上一個人,甚至對他的身家背景一無所知,也義無反顧。有時候,我們卻會因為對方給予我們的愛,而深受感動,縱使一開始沒有太多浪漫的吸引力,也會理所當然的將這分感動昇華為所謂的愛情。這都是極端的現象,而一般典型的理想愛情,都是兩者的綜合,在此姑且稱這為「愛情籌碼」,我們也可以有機會來檢視一下自己和對方,有多少的「籌碼」可在戀愛關係上揮霍而不虞匱乏。

 

 

 

  其實,這兩種籌碼在戀愛關係中具有相輔相成的效應,通常較具有個人魅力的一方,比較是屬於感情的受惠者;而著力於付出關愛者,則多屬與戀愛關係中的加惠者。如果要讓兩者的關係達成較為公平的互動,最主要的,應該就是靠性格上的契合度了。如果「合得來」,就會不知不覺地淡化了受惠者和加惠者之間的差距,彼此的關係就能進展更為輕鬆而長遠。反之,受惠者和嘉惠者之間的角色愈分明,彼此就愈容易產生疲乏而漸行漸遠。

 

 

 

  然後,回顧你過去的每一段戀情中,你可能會驚訝地發現,每一位戀人都帶給你特別unique的感受,你在每一段戀情中,都以不同的方式在支配著兩人的愛情籌碼,因此帶給你的回憶和感受也都不同。有時候是他()那可愛的表情和灑脫的個性給你深刻的印象,但是在另外一段關係中,對方的細心體貼,令你擔心以後可能再也找不到對你那麼好的人了。

 

 

 

在不同的時空裡,不一樣的人就會激發不一樣的戀愛模式,也因為這些經歷和回憶,使得我們的人生更加豐富。而你呢?你有沒有思考過自己會帶給對方什麼樣的回憶?如果在每一段關係中,你都只是在使用單一種的籌碼,卻不能在情感上得到預期的回饋和結果,也許你真的要開始重新配置愛情籌碼了。因為更換另一種戀愛方式,很可能會為你帶來不同的結果。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  年某日接了一場新書記者會主持,開始前氣氛一片肅然,藝人排排坐,媒體來的卻很少,公關忙著撥電話催人,沒辦法,當天同時進行的活動多到不行,偏偏今天的主角既非名模也非天王,演藝圈的現實壓力在此又再度殘酷顯現.....

  我到空盪的外場關心一下狀況後,回到休息室,發現許孝舜已經一屁股坐在我位子上的櫻花包旁邊,為了表示禮貌,我於是對這位有著本壘板臉的綜藝大哥打招呼問候。

    「舜哥,你好!我是尚懿,要麻煩你了,待會一開始請您和為民哥一塊兒上臺,接受拍照。」

      只見他本壘板臉上的一雙小眼睛斜斜地一閃,開口問我說:「你是出版社的人嗎?」

     我回答說: 「我是今天記者會的主持人,之前我們有一起上過節目呀!」嗅覺敏銳的我發覺眼前的這個卡,不比我平常主持case來賓般紳士,只好藉著多年前某個節目(我連節目的名字都不記得)的通告來拉近一下彼此的距離。

   沒想到真正精彩的對話開始了,許孝舜馬上接著說:「那我怎麼沒印象呢?你當時一定沒有表現得很用力!」

      現場原本已經沉悶的氣氛開始凝結了起來,連這位諧星大概也發覺不對,只好秉持一貫低俗的sense想要挽回頹勢,他繼續說:「藝人就是要這樣啊!沒事就要打破個杯子或是怎樣的,那才叫藝人...」

      現場許多原本和我熟識的藝人來賓開始尷尬地笑,空氣在冰冷中彌漫著不尋常緊張.....

      因為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個性tough,許孝舜近乎白目的自大,大家都在捏把冷汗,害怕我當場掀桌子。

      許孝舜大概在出道以來還沒遭遇過如此冷場的畫面,在近乎10秒的沈默之後,他忽然莫名的敲了兩下桌子,故意把大家嚇一跳,然後做個自以為是的收場: 「你們看!藝人就是要這樣!」

    哎!好冷的橋段。

     我呢?那時其實很想把桌上的水杯直接淋到他頭上,然後回敬他一句說:「舜哥,這樣像不像藝人?」

      只不過我轉念一想,現場沒有記者,拍不到這樣精采的畫面,就沒啥新聞炒作價值,人家今天請我來當主持人,我還是要尊重一下客戶和主角,真正的藝人,就該要有真正的EQ。

      幾個禮拜後,得知許孝舜準備離婚的消息,心中稍微能夠體諒他當時的惡劣態度,只不過我很好奇,那一天到底是三太子附了他的身,還是暫時開溜出去玩耍,沒好好護著他

 

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   

    當年大屯脫衣陪酒的場面無法共襄盛舉,如今大夥在美女導演的一聲令下,像是乘坐時光穿梭機一般,來到了北投的一間溫泉旅館,飾演媽媽桑的我帶著底下的一票小姐,在攝氏9度的氣溫下,可憐的美眉們身著薄紗,又擔心穿幫露點,我卻更加煩惱,因為在座大家的演出就是和對手的男演員脫脫摸摸,而我呢?坐在大哥金士傑身邊,他可完全不鳥我,因為他的台詞超長,忙著訓誡飾演黑幫小弟的男主角,但是我的臉也在鏡頭上,怎麼辦呢?我決定伸出玉手,模擬媽媽桑對客人的溫柔照顧,抓抓龍倒倒酒,總可以混得過去吧!  

 

 

    金士傑大哥真的是太認真呢!飾演七分醉、口沬橫飛的大哥模樣還真傳神!只是我著捏著,手指頭開始有些僵硬,  因為金大哥真的好瘦喲!背上都是硬梆梆的骨頭,一寸軟肉都沒有,只見那些美眉十分入戲,和在座的陳正飛、王啟贊、周孝安玩得十分開心,在一旁沈默的我,肩膀卻開始感到痠痛,這個鹹豬手伸的真是辛苦,我想,真正需要抓龍的人,應該是我吧!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