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久許久以前,一句問話便能夠充分證明朋友之間的交情夠親密、夠肝膽相照,那便是﹕「你還是處男(處女)嗎?」到了今時今日,有一個更勁爆的版本正悄悄散佈開來,這句話正是:「你玩過3P還是多P?」  

  香娜在此要勇敢跳出,俗辣承認:自己是有被問過,但是並不算玩過!沒試過的原因,應該與道德約束無關,而是有關於當塲的人數分配問題。對貪心的香娜而言,兩個男生搭檔許會考慮,但是如果要與另外一個女生搞3P?門兒都沒有!因為香娜從小便是嬌縱的獨生女一名,不怎麼習慣和別人分享東西,何況是男人呢! 

  整個事件緣自一個曾經交往的男生,同時也是一名慣於玩多P的重度上癮者,他開門見山,直接表明,說一對一性愛已經餵不飽他,惟有一王多后的多P式性愛才能滿足他,聽到他開門見山的表白,當下香娜心中只有一個字:怕!然後這個「怕」字開始在腦海中衍生出一大串造詞活動:怕髒(和不相干的人體液交換), 怕輸(身材和整體表現尬不過其他的參與者), 怕痛(身體過度消耗), 怕羞(甚麼事頭一回總會害羞啦!),怕事(事後大家的關係處理或保密不當),最後外帶最重要的一句: 「怕死!」因為怕得病呀!萬一感染到的是醫界還無法百分百應付的AIDS愛滋病,要追本溯源找出帶源者,都是件大工程耶!想到這一大串連鎖效應,膽小的香娜嚇的腿都軟了,哪還有興致加入肉慾大戰呢! 

  不要以為只有男生會主動提出3P喔!在此香娜也得稍稍出賣一下自己老哥,抖出一段他被女生要求3P而被嚇跑的糗事。話說香娜天性有些雞婆,總愛當媒人撮合有緣人,幾年前見單身的哥哥事業如日中天,一個人住在矽谷的山中豪宅,看起來挺孤單的,於是便介紹一位條件相當優質的姐姐給他認識。那位姐姐身高170cm,擁有模特兒的身材比例,畢業於一流學府,一口流利的中英文,還曾被星探找去拍電影,家庭背景分別為政府高官與北美僑領的組合,如此優異的鑽石級名媛條件,應該最適合我挑剔的老哥啦!豈知兩人交往不到3個月,就不了了之。

   經過香娜一再追問,才知那位姐姐除了在香奈兒CHANEL精品店大手筆一刷,一次刷掉了小氣哥哥的6000元美金外,真正嚇到他的,原來是姐姐在床上對他的讚美詞:「你真的好棒!下次我要介紹我的好朋友一起試試!」我說這位名媛姐姐應該是在開玩笑吧!哥哥堅持說不是,我聽了也沒轍。雖然香娜還在學走路的時候,就跟念高中的哥哥一起聽披頭四,Bee Gees合唱團的歌,但他的骨子裡明明就是個保釣派的文藝知青,要他接受ABC資深辣妹的熱情提議,簡直難如登天。從這個例子便可看出,要搞3P或多P,單就在提案階段,便是一項挑戰! 

  如果通過提案門檻,能不能放開心情玩樂又是另一回事。香娜的一位搖滾樂手的好友,其創作演唱的風格一向狂放麻辣,他透露說也曾親身參予過所謂的多P雜交派對,但是不知怎的,他當下不僅High不起來,而且觀看別人的性愛過程更令他心情大壞,直想罵髒話,問他為甚麼,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。只能說,心態要是調適不來,即使面對滿桌的大菜,也令人食不下嚥,這也就是為什麼經常聽聞到藥物的使用總和多P性愛派對扯在一塊,或許人類都需要靠外力來個短暫的靈肉分離, 才能充分放任身體享受這股另類刺激。 

  不過就曾有一位多P達人闖了禍,還鬧上了社會新聞好幾天,那便是之前的立法委員黃顯洲,他的多P派對不僅令台北君悅飯店二五二六號房一夕成名,還牽扯出一堆綁架勒索等怪事,真可算是驚世立委的警世教材。另外還有一位外型憨厚的男歌手聽說也偏好和朋友分享女人,而類似這種gangbang (多男一女的性關係),內在的心態到是挺複雜的,到底是擔心自己在床上罩不住,需要哥兒們來幫忙相挺,還是因為太罩的住,所以乾脆大方把女生讓出,任憑別人分配處置都可以哩?

  為什麼會沉溺多P性愛?心理學上當然也有不少的論點和說法。以生理學來說,腦內的神經傳導物質「多巴胺」(dopamine)會因性愛的滿足而增加分泌,讓人感到更亢奮,但如果有人天生的需求量較大,或是在生活上其他層面難以取得心靈的快樂與滿足,多P性愛就好比一些引人上癮的藥物,享用之後感覺良好,從此一發不可收拾,搞不好頻率和玩法皆越來越兇,形成了永遠也滿足不了的慾望黑洞,如果到時想戒又戒不掉,內心就可能會一直處於壓抑和拉扯的狀態,原本寄望的肉體的快樂從此成為心靈的痛苦根源,不得不慎。

  所以說,3P或多P式的性愛可不一定人人皆玩得起,除了一開始的提議要提的巧,接下來要玩的High,最後更要閃人閃的瀟灑又安全,身心才能充分享受到。不然最好還是自己在家乖乖看A片幻想一番,多少也會有到此一遊的fu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香娜Shenna發表於603期第一手報導雜誌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香娜Shenna 的頭像
香娜Shenna

香娜Shenna的美麗殿堂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