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30_001.jpg 

Q:
你在blog大膽曝光,自在展示身體,是許多男性網友的夢中情人,在乎社會怎麼看你嗎?

A:
這是一種表演。像以前當藝人,每次穿露一點拍戲或拍照,有人說「犧牲這麼大。」我不解為什麼這是犧牲?談好的表演,又沒人拿槍對著我?婦女團體最愛講是物化女性,可是我認為,沒有人可以物化你。
我反對台灣某些習以為常的文字用法,像我喜歡看男人臀部,欣賞肉肉翹臀,那是性指數很明顯的指標,你說這是物化嗎?男性才是長期被女性物化,女人不是都看男人的收入,社經地位,討論男人尺寸大小,時間長短?

台灣男人不夠自信

像瑤瑤很受歡迎,照例又有人說,男人物化她們,但男人不覺得。他們只覺得看瑤瑤很有安全感,又有掌握度,像「童顏」代表她無侵略性,好控制,台灣男人怕被挑戰;「巨乳」是大部分男人喜歡。當心智不用被挑戰,肉體可以佔有,這組合剛好,這只是代表台灣男人不夠自信,不過這不能怪他們,是整個社會跟教育的養成。
也常有女生說青春,可是你用什麼衡量青春?如果用生殖年齡衡量青春,這是無法辯駁的,但年歲不等於青春。美國就倡導,現在女人40歲等於以前的30歲。而且追求我的從小我10歲,到大我10幾歲都有,我並沒有意識到青春的流失是種問題。其實這牽涉到你對自己有多照顧。重點是怎麼重建自己的價值,這價值可隨時調整,被挑戰,但是不要這麼盲目依附社會的看法。

Q:名人都不願坦誠談論自己的身體、情慾,就怕輿論指責,你不怕?

A:權威對我沒什麼作用。我出生在一個很傳統,有教養的家庭,我爸是警察局長,爸媽晚年得女,很寵愛栽培我,從小就念最貴的私立學校。曾置身那種世界,反而讓我看透權力,也對男女議題很敏感。
像我大哥大我22歲,小哥大我15歲,周邊都是大男人,從小聽他們非常沙文的討論女生,很早就看穿這些窠臼。尤其高中到美國念書,念加州大學,受過專業心理學訓練,都讓我對台灣社會有某種程度的抽離,台灣制式性別觀念不太影響我。

家人打壓一度受挫

我只是沒想到自己後來竟也成這種沙文主義的受害者,而且還是家人造成的。剛回台灣在演藝圈我發展的不錯, 但我哥是那種自己跟女明星去跳舞,回來可以講3天,自己妹妹要當明星,就不能忍受的人。他對我的裸露有很多意見,有次我主持節目照稿念了保險套三個字,他受不了,用很不光明的手段阻止我,讓我喪失很多機會。
我很愛家人,這情結反而擊敗我,後來我透過寫作復元。我的照片跟文章也許比較大膽,但我用意其實是想跟社會對話,改變一些不太平等的男女觀念。

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香娜Shenna 的頭像
香娜Shenna

香娜Shenna的美麗殿堂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