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11月初開始Shenna便愉快地展開一段吃吃喝喝的生涯,更enjoy在聚會之後吸吐著涼爽清新的空氣,於台北街道上邊漫步邊輕啍著歌兒﹔在某個星期二的夜晚,和好友Angel窩在安和路的MonoMono(一間7、8年級生眼中的老人茶Lounge Bar)邊啖薯條邊飲酒聊天,混到半夜快一點,兩人才依依不捨的起身埋單,這時,Shenna的腳又犯癢了,宣告要從安和路一路走回家!


   Angel很擔心,好意陪我走上一段,到了福華飯店她才搭Taxi離去,認識多年,她深知我的隨性和任性是難以規勸的,只能在上車前叮嚀我手機先撥個119待命,萬一碰上歹徒時還來的及呼救。


   幫Angel記了計程車車號,Shenna腳踩著可愛的豹紋滑板鞋,在深夜中展開橫越東區的步行之旅,當然,這回多了幾分警覺性,畢竟已過午夜,街上幾乎沒多少行人,Shenna也從善如流的把那隻貼鑽的bling bling手機拿在手中,一路不時眼觀四方,看看是否有可疑人物出現在四週。


   沿著復興北路走著走著,路燈將Shenna踽踽獨行的身影投在寧靜的街道上,涼涼的微風將柔軟的寬版牛仔長褲撐的有如小翅膀般的飛揚,微微的喘息搭著自己的腳步聲,心情倒是越走越平靜了。


   到了南京東路口等待綠燈,看見一旁施工中的警戒燈繽紛的閃爍著,路口依然有些往來的車輛,整個人頓時放鬆了些,提了一下微鬆的褲腰,順便惦一惦肚皮上是否因MonoMono的薯條而堆出了小肥油,Shenna在摸完肚肚後,下意識的偷瞧一下四週,看看有沒有別人發現剛剛那小有不雅的舉動,就在此時,真的看到一個人正雙目發直的盯著我瞧呢!更怪的是,他的手怎麼也跟我剛才一樣放在肚子上呢?嗯…不對,好像是在更下面一點的地方,哇!!!沒看錯的話,這位身型高大的老兄正在六、七公尺之外的騎樓下和他的小弟弟「自得其樂」中,Shenna這時真的沒膽再看第二眼做確認,只好硬著頭皮闖紅燈過街,就當自己剛剛看花眼了吧!


   快步走著走著,經過興安街囗的商家,赫然見到那位老兄居然捷足先登,在前方的小階梯上等候著Shenna,這回躲也躲不掉了,眼睜睜的見他陶醉的掏出寶貝亮相,真的有被嚇到,雖然內心提醒自己絕不可尖叫(聽說蹓鳥俠最愛看到女生花容失色的喊叫),但當下也無法迸出那句嚇退蹓鳥俠的必殺絕技﹕「你的好小!」因為眼前所目睹的「那個」好像真的很大呢!如果要Shenna眛著良心睜眼說瞎話也辦不到呀!Oh My God!此刻我已經按下手機上的119,一切只能交給上帝了!


   不料這位蹓鳥大俠依然很霹靂,見Shenna害怕轉身,居然不疾不徐的開囗了:「哈囉!小姐,我可以約妳出來嗎?」


   Shenna又被嚇到了,不為別的,只因為這名大俠的嗓音好好聽喔!清澈中帶著一點磁性,語氣平穩從容,好像一名老師或是白領高階主管,如果是在白天相遇,如果他不是忙著握著他的寶貝,我可能還真的願意和他聊上兩句,但是此時此刻,一切都太變態了! 蹓鳥本就變態,這位大俠更是變態中的變態,不但一反蹓鳥俠們一貫的「定點展示」風格,還一路騎車勤快趴趴走,一邊動手一邊又開囗想約會,還真令人應接不暇啊!哎!只能怪自己也是變態,三更半夜想當什麼健走女俠,如今碰上了全方位的蹓鳥俠,可當場沒皮條了吧!一向大膽的Shenna在這一晚終於嚐到害怕的滋味,這位蹓鳥俠見Shenna奔走而逃,隨即登上了他的坐騎,在Shenna行走的路徑間穿梭著,見他的身影在週圍乎隱乎現,Shenna內心祈禱著﹕「大俠你要蹓要跟都隨你便啦!但求你千萬別跟到我家來啊!」


   接下來的10分鐘路程Shenna以小跑步方式奔走完成,午夜原本的浪漫瀟灑早以不復存在,只感到「俠影」無所不在的恐怖,唯一的辦法,便是先直奔7-11請求協助,豈知店員一聽到蹓鳥俠3個字,表情倒好似看到蹓鳥俠般的目瞪口呆,完全束手無策,Shenna頓時想直接把自己敲暈算了,哎~~漫漫長夜真是難熬啊!離家只有20公尺,卻不敢進門,今晚終於領教到變態人士的威力了!


   最後呢,在便利店中閒站了5分鐘,蹓鳥俠疑似退散,心有餘悸的Shenna如蟑螂一般躡手躡腳的溜回家中,Angel這時正好打電話來關心我是否已經安全到家,我忙不迭地描述今晚的驚魂記,卻聽到她懶洋洋地說:「哎呀!那有什麼稀奇呢?我們小時候都看過啦!你還是趕快早點休息吧!」


  也對!就像一生一次的水痘或疹子,女人這輩子似乎總要和蹓鳥俠打個照面,才算是人生吧!Shenna二十多歲才冒水痘,三十多歲碰上全命中第一位(但願是最後一位)的蹓鳥俠,人生的經歷都晚個好幾拍,所以事事都感到新奇無比哩!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香娜Shenna 的頭像
香娜Shenna

香娜Shenna的美麗殿堂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