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一大早翻開中國時報,赫然讀到女作家李性蓁自殺的訊息。


  李性蓁也是藍絲絨,一名在時尚,寫作,和愛情間遊走的女子,看似豐富且寫意的人生,自己卻在最後,堅決且執著的結束了生命。


  當下的心情,好比兩年前讀到美國華裔女作家張純如( Iris Chang )自殺身亡消息時的蕭瑟,欲哭無淚,真的和今天灰色的冷天空差不多呀!


  當然,她們兩人在亮麗的外型下,著實是屬於不同型態的女作家﹔閱讀李性蓁,有時像貫穿在書頁間的 window shopping,有時則似飲啜戀愛的雞尾調酒,那是鮮活激盪的色彩,皆是內心慾望和窺探的駐足﹔而張純如 ( Iris Chang )呢?她那本在美國引起廣大迴響,且讓日本人怕的要命的歷史考據著作: The Rape of Naking(南京大屠殺),是血腥與灰暗的組合,是對死亡、掠奪與傷痛的撻伐,我卒不忍閱全書,反而真正感動我的,是她書寫的使命感與專注,尤其以她是一名不折不扣的ABC(土生土長美籍華裔),當多數在美國的ABC從小痛恨講中文上中文課時,我感佩這樣背景的女子,執意為她的族裔盡心,傾全力完成這樣的著作,在西方的世界,喚起那段被遺忘的二次世界大戰浩劫,這本 The Rape of Naking 好幾週在北美暢銷書排行榜居高不下,就某一層面而言,她真的成功了!只是長期浸淫在嚴肅繁重的研究和寫作下,憂鬱症最後化為一顆冰冷的子彈,貫穿了她清秀美麗的臉龐,她原本進行的寫作計劃(應是第四本書)像從未發生,徒留下悲泣的先生與孩子,就像千千萬萬曾在戰亂中痛失愛妻和母親的一對父子,即使場景是在2004年繁華的加州灣區,流下的眼淚依然是錐心的傷痛。


  而今天新聞披露的結果,也許正是李性蓁「和自己重逢」的一種方式。真的!當一個人忠於自己的信仰、相信自己的選擇時,力量是很強大的!它可以幫助你完成夢想,也可能在某個片刻下,以某種方式重新擁有自己。只是,冰雪聰明的女人呀!擁有了此番的能量,究竟該在人生的歷程中,演繹生命的鬥士,還是羽化的彩蝶呢?

  角色在生命中的選擇和拿捏,豈止於一線間的區隔?

 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香娜Shenna 的頭像
香娜Shenna

香娜Shenna的美麗殿堂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