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大部份的語言文化中, 「幹」這個字是侮辱對方最便捷直接的字眼,比「我殺了你」還狠,學者分析,在人類心理學中,沒有比「被敵人騎在身上發泄」更令人屈辱難受了。

當我們亳無能耐用性器官制服某些人,尤其是遙不可及的名人時,電子科技的發達促成了「遠距發洩」﹔露點的艷照植上清純偶像的臉,網路上對名人用淫穢的字眼爆料或中傷,還有一種溫和的意淫,就是狗仔隊代勞的全民運動偷窺文化。

 偷窺有快感?別否認,每個人都有偷窺慾,只是你有沒有這個膽去「幹」吧?我們都戴著道德的面具行走社會,偷窺是羞恥違法的,只是仍然有位前立委挺而走險,帶著鏡子藏身女廁,結果斷送了政治生命。我們大都不會有如此強烈的癖好,當然更沒這個膽付諸行動,於是窺探別人,尤其是偷窺名人,就有勞狗仔隊了。當偷窺內容複製成大量的印刷品時,大眾的分享也合理化了,個中微妙,除了滿足我們膚淺的好奇心外,還有什麼呢?

 第一是「軋上名人」的快感;一開始所提到的,人類行為學?沒什麼比「騎上別人」更具侵略性;名人是社會指標,不管你喜不喜歡,他()就是一種品牌,我們可用傾慕、尊敬、質疑的眼光去看他們,但其公眾形象就是光鮮、崇高、有權勢,一般人除了背後碎碎私語外,啥也不能做,唯有狗仔隊攝影機帶著大眾的視線半合理化的占領時,大家對他們侵犯的慾念在某種程度上得到回饋,因為偷拍幾乎都是名人私下穿著輕便(甚至拉褟),外觀平庸,舉止粗俗,就跟你我一樣,在某種程度上,偷拍拉近了我們和名人的距離,更讓我們意識上增加「染指名人」的確定感。我們對衣著光鮮的人物有空泛的性幻想,但對衣著普通,舉止平庸的路人卻更有搭訕結識的可能,灰暗的偷拍也許破壞我們對beautiful people(美麗人物)的幻想,卻增添意識上對他們侵犯的把握度。

另外一項獲得,應是你我心中的「自我肯定感」(self assurance)。現今功利社會的競爭讓我們經常充滿挫折和自我質疑,名人在其專業度上的成功美其名是大眾榜樣,擁有榮華富貴也是凡人追求的目標,但人類心理的矛盾,有時對這樣的標的卻有仇視;大家會想:也許沒有名人,我們的人生就不用被比較,我們的生活也許更easy,我們的資源也許能夠更平均的分配,我們也許…..於是,「也許」的潛意識願望被偷拍者實現了---原來名人不過如此;作奸犯科,私生活混亂,缺乏道德,不化?皮膚差,不穿高跟鞋腿很粗…..頓時

創作者介紹

香娜Shenna的美麗殿堂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菲力貓
  • 這篇沒有人回應,如果連我都不來說幾句話,就太不夠意思了。

    「自我肯定感」就是把真正的我與理想中的我做比較而產生的。產生了"不是的"比"是的"更重要的心理。但是發現名人不過如此,不代表批評者就高明多少,因為躲在暗處品頭論足也是對自己沒有信心的表現方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