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雷電交加的午後暴雨日,我和H被困在一間日式豬扒店,動彈不得。四周幾乎沒有什麼客人,陪伴我們兩人的,只有服務生收盤子時所發出的零星撞擊聲,以及廚房傳來的吆喝聲,嗯...差不多該是服務人員用餐的時間了。


  H的面容依然僵硬,我反而輕鬆的啃完了烤鯖魚,吸足了烏龍涼麫的湯汁,味蕾倒是沾沾自喜的開懷起來,只是面部的表情必須維持在某一種謹慎且關懷的弧度內,用以體諒H那股吃不下豬扒的心情。


  「 Shenna,你說她可不可惡?那天跟我說要加班到晚上11點鐘,我還到她辦公室樓下等她,結果辦公大樓的燈早就一片黑,他媽的根本就是在騙我!」


   她當然是在騙你嘍!女人要是撒起謊來,蘊含的勇氣和智慧,連男人都望塵莫及。
   「噢...她也許剛好先離開了?」我散漫的應著。


    「離開個屁!他媽的!我打她的手機,結果你知道她在哪??她說她在故宮博物院附近!」


    「她在那?幹嘛?」我邊喝茶邊睜大了眼睛問。


     「媽的!我趕忙衝到那邊,居然看到她一個人在那邊喝悶酒。旁邊居然還有兩個空啤酒罐。她說她心情不好一個人出來散心,她真是在騙鬼!半夜三更她自己沒開車,跑那麼遠去喝酒?她當我是白癡啊!」


      OK. 瞭解了,原來是一場1/2疑似捉姦記,姦夫始終缺席,我撈到H的這頓午飯,任務是要扮演柯南兼心理顧問的角色。


     「所以我幾乎確定那個野男人一定是在我出現之前先跑了,果然沒錯!我老婆最後跟我承認,他們原本是要去開房間,但是她說她最後還是拒絕了!」


    我看著H那雙銅鈴般的大眼睛,即使我不是他老婆,都會有些害怕,想像一下那天晚上的情景,那個可憐的小女人一定嚇壞了吧!


    只見H憤怒的眼神漸漸瞇成了兩道陰險的光芒,他略略地靠近我,稍微壓低聲音說:「她最後承認那算是精神上的外遇,而且好像還不止一個....」


    沈寂了幾秒,似乎該是我接話的時候了,我當下唯一想到的一句是: 「你怎麼能確定呢?」


  「檢查她的手機啊!被我看到了幾則那種很曖昧的留言,我追問到最後的結果,就是發覺她現在的手機訊息留言都刪的很乾淨,媽的!平時做家事都沒那麼俐落。」

   「而且呀,我還給我們兩個人辦了新的3G手機,她在哪或要做什麼,我都可以看得到!」H得意洋洋地說。

    難怪,我剛剛就留意到桌上那只漂亮的SE新手機﹔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,即使並非Nokia,眼前的這只手機倒是做了最好的詮釋。


  外頭的雨大到一種驚人的程度,還伴隨著轟隆轟隆的打雷聲和絲絲的涼意,我用小湯匙輕輕玩著QQ的抹茶布丁,暗暗祈禱這場雨可以趕快停。


  「你們平常性生活協調嗎?」因為外頭的雨聲實在太大,我還必須把聲調提高一點,一邊小心翼翼的看著H


   H那兩道陰沈的光芒忽而從臉上退去了,取代的反而是一股若有所思的神情。
  「我們三個月沒有做了,偶而想要來一下,她的那種嫌惡和不情願.....算了!我們總共在一起十年,也許真的沒什麼感覺了吧!」


    「Ok....那麼....」我清了一下喉嚨﹕「你真正介意的,是她所承認的精神外遇,還是你認為的...她已經和別的男人上了床?」


   H聽了我這麼問,臉上忽然綻放出一道奇異的光彩,好像這句話有著醍醐灌頂般的效應,他一字一句的回應著:「這真的很有意思,如果她和別人上了床,我只要用想像的,就會很興奮,要是真的做愛一定也會很刺激....但是男人都和公狗一樣,撒尿的地方就是自己的領域範圍,沒有人想要被別人侵佔自己的東西,而且我也會覺得沒面子。」


  我正在咀嚼著H既誠實又矛盾的剖白,他繼續接道:「所以我很喜歡意淫人妻,那些三、四十歲的熟女,就算沒有真的上,想一想也覺得爽。」


   畢竟和H是多年老友了,默契也是盡在不言中,我順水推舟地做了一個結論:「你愛想,別人也愛想,念頭和行為之間,永遠也扯不清。如果沒有捉姦在床,你懷疑到死都沒有用!女人心都軟,你沒事不要兇巴巴的,多包容她一點,她一定還是最在乎你的!」


  當我自以為漂亮地把這句話講完時,H的手機卻忽然響了起來。只見他以例行公事的語調向對方道歉,說因為下大雨塞車會遲到半個小時。在他掛上電話後,卻忽然神祕兮兮的湊上來:「你猜我待會要去幹嘛?」

  「去開會?」

  「我要去嫖妓!」


   我的表情當然是有些訝異的,其實我真正驚訝的,是他能夠和對方用談公事的禮貌語氣對話,讓我還以為打來的人是他的客戶還是理財顧問呢!


   「我不會讓那女的摸我那兒的啦!我只是要看女人脫光光的幫我按摩,媽的我今天心情超不爽,早上出門還是和我老婆吵了一架!」


   Ok, 那就算是去嫖的動機也是理由。只見外頭的雨漸漸小了,為了不耽誤H的時間,我也只能謝謝他破費請的美味營養午餐,並且以好友的立場,微笑的祝福他玩得愉快。


   半個小時後,手機忽然響了,是H打來的,只聽見他笑嘻嘻的說:「Shenna,我最後沒有去按摩,因為他們派了一個好醜的女的給我,我就不想要了。打電話跟你說一聲,免得我的形象被破壞。哈哈!」


   哈!哈!哈!我在這頭倒真的抓著電話大笑了起來﹔可惜自己用的不是3G手機,不然還真想從螢幕上看看他那時候的表情。說真的,男人的面子原來和那一根是同等重要的,那股強烈的拉扯勢力正好比當天午後的那場大雷雨,果真不容小覷啊!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