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一些神妙的因素,讓我加入&離開三立的「陶氣過生活」。

  莫約在10年前吧!電視圈吹起一陣「娛樂新聞」風,我是繼陶子、高怡平之後,另一位被製作單位欽點的娛樂主播人選。


  香娜那時年輕氣盛,天不怕地不怕,內心就只怕陶子,不為別的,只是暗地裡知道自己的口才反應永遠也敵不過她,功力相較即見分曉啦!不過我的擔心也沒維持太久,我當時的那位經紀人胡亂開價把製作單位嚇跑了,我也被娛樂圈某些經紀人的欠專業度給嚇掉了魂,開始化身成圈內一個沒有牌位的魂魄到處飄蕩,但我很俗辣,沒什麼本事膽量搞頹廢墮落,只是問始閱讀大量的書籍,也對人性產生了些不同角度的觀感,更開始了我在寫作方面的涉獵,現在回想起來,如果沒有歷經那一段的貧窮和屈辱的歲月,或許我到現在還是個整天閒晃扮靚跑趴的女藝人吧!人生,就是那麼有趣且奇妙。


  當然,這幾年的娛樂圈也變得非常的豐富,藝人的定義已經從單純的表演化身為身心力行的特異工具,例如不時有人為了上談話性節目的效果,具備了比編劇還要卓越的想像力,將自己的人生經歷加油添醋到最高點,方能博得製作人的青睞;不少人更冒著生命的危險,到整型醫院當白老鼠,目的是為了求媒體曝光和整形費的打折;有時更必須兼任編導和演員,串通狗仔隊在昏黃的燈光下炒作新聞,以上這些技能似乎都已成為時下專業的演藝項目了,曾經還有好朋友直接對我說:「你現在約一個男的出來,我馬上call記者來拍照!」香娜只好笑笑回答她說﹕「不紅的人就不必騷擾狗仔隊吧!」哎!認識的男性友人從企業小開、導演才子、男模明星、到隔壁水果店的小弟都對香娜那麼夠意思,怎麼忍心把他們搞出個一日十劈的人形立牌來使用呢?

  於是,香娜繼續過著與世無爭的清淡日子,若是手邊有影視出版等作品要發表,還是會發發一些不痛不癢的新聞,畢竟工作夥伴們都曾經努力投入,多一點點曝光率,只是為大家多謀取一點可能的收益吧!

  不過今年春天倒是有一件趣事發生了,那就是香娜開始了為期一個月在「陶氣過生活」的班底錄影。

  其實在接這個工作之前,本來也有在洽談另外一個旅遊節目的主持,但是「陶氣過生活」的製作單位打來,我連酬勞都沒有問是多少,便爽快地答應了。原因只為了製作人在一年多前曾不經意說過的一句話:「我們原來看你在綜藝節目玩得這麼瘋,以為妳是那種很愛玩的女生,後來才發現妳原來是很真性情的人!」雖然我並不是很清楚「愛玩」和「真性情」到底有何牴觸性,但是,向來忙碌的製作人肯用心思去注意一個不怎麼重要的人,香娜還是很感動,於是這回通告一下,二話不說馬上拿著包包開始到三立錄影了。


  帶狀節目的存檔壓力很大,整個錄影班底原本都不相熟,忽然要湊在一塊,難免需要一點時間培養默契,而在上節目的那一段時間,我以絕對欣賞的角度,讚嘆著陶子的出神入化的主持功力和才華,十年前她是我觀摩的對象,十年後她更是我崇拜的偶像,陶子私底下也對我很親切,只是她應該不曉得我當年很可能成為她節目收視率的墊背呢,哈哈!

 接下來又有好玩的事情發生了,有一位娛樂記者說要採訪我,我倒是有一點納悶,一個小小的節目來賓有什麼好採訪的呢?原來是他看到了我blog之前的那一篇「關於援交這檔事」,想要問我一些事情。

  香娜總是想到什麼寫什麼,那篇文章也不過只是生活隨筆,沒想到卻引起的注意,天哪!我第一次那麼害怕面對記者,因為真的很怕說了什麼,惹出了什麼是非。以下是我們的大致交談內容:

「打電話給妳的人是誰?」
「Sorry!我不能告訴你...」
「她還在線上有曝光?」
「算是吧!」
「能不能透露她姓什麼?」
「不方便哦!那已經是四年前的事,人家現在也許並沒有在做這樣的事,現在再扯出來不太好吧!」(我真的很為那名小姐著想)
「喔...那妳知道還有哪些藝人有在做這些事?」
「咦?你們應該比我清楚吧!」

  這段對話真是瞎到不行,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很好笑,因為實在太瞎,而且我堅持不肯吐露那人是誰,所以隔天並沒有見報,說真的!這也是我唯一最怕上報的一次,況且我只想在「淘氣過生活」?當一枚安分的綠葉,最好不要鬧出什麼怪新聞,免的對不起製作人。

  只是,又有意外再度發生了!製作小組有一天忽然緊張兮兮地問:「妳在外頭有沒有得罪什麼人?」
  我還很白痴地搔搔頭,想了半天說沒有,但是他們依舊很緊張,告訴我一個驚人的消息:
「這一陣子電視台每天都接到有人打電話說討厭看到妳,這種情況很不尋常,所以只好提醒Shenna一下,希望妳也當心一點,我們以後再合作囉!」


  香娜我當場愣在那?,除了捨不得相處多時的工作人員外,也為這樣的困擾為她們感到抱歉。只是這真的荒謬到十分可笑吧!那個打電話的人到底是誰?無從得知,只是不免擔心,如果下一次我要是再到什麼節目有固定曝光,那我可能還要帶著一位工讀生幫忙電視台接投訴電話了!
 
  怪的就是,香娜一直覺得自己就好像小野杯杯文章中的「在霸王龍腳下散步的好人」,平時工作或許能撿拾到霸王龍女藝人們吃剩的一塊肉維生,靠著如此的拾荒生活,香娜倒也還活著呢!而且混到現在居然還有忠實的唱反調粉絲天天call-in到電視台耶!

 

  妙哉!妙哉! 

 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