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612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   你我都曾在這城市的某個角落,某個時刻,遇到過一些奇異難解的現象,在此我通稱為「街頭bizarre」記錄,注意喲!不是哈潑Bazaar時尚誌,是特異bizarre記。或許不一定像「都會傳奇」( Urban Legend)般的驚悚,不過,也會在當下令人錯愕一陣哩!

bizarre 1: 多年前 Shenna剛回台灣時,一臉呆呆的,走在街上不時碰到有人搭訕。有天剛下工,就聽到有人從後面上前來打招呼,我回頭一看,是一位外型看起來中規中矩,衣著整齊,滿臉笑容的年輕人,原來他是附近一家女性健身俱樂部的業務,正熱心的推銷他們的課程,並且希望我能夠加入會員。Shenna當時覺得他的態度很熱誠,禮貌性的接上了他手上的傳單便趕著回家,而原本以為只是一場普通的邂垢,誰知相隔幾年,我居然在街上又碰到了他。

  只是令我驚訝的是,他仍記得我,而在他手上的,不再是什麼俱樂部的DM,而是一份連署名單,因為他準備要競選總統了!只不過,我眼前的這位總統候選人,蓬頭垢面,衣衫不整,眼神渙散,喃喃自語,和當年那位親和勤快的業務判若兩人,老實說,我無法得知中間那幾年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倒是這一回,我順從的簽了名,成為推舉他競選中華民國總統候選人的一員。


結果: 經過3屆,總統應該還沒輪到他來當.....

bizarre 2: Shenna之前頗愛在忠孝東路走幾回,除了逛街,還是逛街。不過前前後後走了十幾年,有一位先生倒是讓我碰上了7,8次。他既不是店家,也不是警察,而他的話語十年下來倒是貫徹同一句:「小姐!你是剛從國外回來的吧!我跟你說,我們今晚剛好在希爾頓有一個很大的Party,你要不要一起來玩?現在有朋友已經在統領樓上集合了,你要不要先上來喝杯咖啡?」


  他一貫性的台風、微笑、詞句或許就這樣穿梭在東區的街頭許久許久,只是經過了許多年,遇上許多次,我實在很想請問他:「先生,你的Party好盛大呀!辦了那麼多年不累呀!」


結果: Shenna近兩年幾乎絕跡於東區,或許也不再符合Party的入場條件規定,所以不會被邀約了.....

bizarre 3: 在這件bizarre事件發生前,Shenna 早己發覺另一件小bizarre事,便是白天吃麻糬(不含餡)其實是有助減肥的,所以只要有麻糬的小車經過,Shenna 一定開心追著跑。直到有一天,麻糬成了一件麻煩,因為那位賣麻糬的大叔可能心情不佳,我還不識相的在街上從中攔截,用手指跟他比了一個4,一個麻糬五塊錢,我給了他一個五十元硬幣,他卻硬要賣我十個。只見他把一個一個白白QQ的麻糬沾上花生粉,放在盒子中。


我也老大不高興,因為著實不想被多餘的6個麻糬綁架多付30元。只見大叔把裝好的一盒10個拿到我面前,我也還是堅持要買4個。接下來呢?那位大叔也火了,拿回了那一盒麻糬,把那五十元硬幣狠狠還給的我,接著便推車揚長而去。


不過最妙的是,我之前和他一次買4個的交易,已經超過不下30次了,這年頭買賣做到如此隨興有個性,也真的很難得。


結果: Shenna現在聽著傳來的達達聲,努力忍著口水,就是不再買麻糬! 而那位大叔呢?頂著寒風依然等坐在街頭等待客人,也許是巧合吧!好像再也沒有看到任何人向他買麻糬。

bizarre 4: 上個禮拜到新光三越信義店看看早春新款,卻在A9一樓聽到到一陣喊叫,只見一名戴著眼鏡的紅衣女子正在對著專櫃小姐咆哮,意思是說服務人員在聊天都不理她,只見她在那吼叫了十幾分鐘,Shenna還是聽不出個所以然,
隨即便和朋友到4樓喝下午茶了。莫約過了一個鐘頭,喝完了茶,下樓順便到A11館看看,赫然又見芳蹤,那位紅衣女子嘴巴?還是嚷著類似的話,不過週圍的陣仗稍微隆重些,連帶著臂章的樓館人員都出面關心了。只見RMK專櫃小姐排排站的正看著這一幕,Shenna忍不住好奇,偷偷問其中一位小姐,到底是什麼事讓這名紅衣女子如此光火?


只見RMK小姐眨著一雙長長的睫毛,似笑非笑地說:「她每天固定都會來報到,我們都習慣了。」


哇!為了看緊荷包,Shenna可都不敢每天來朝聖。這位姊姊如此堅持天天逛遍每一館,想必得要用些狠招才不用花錢敗家吧!


結果:  星期六 Shenna在微風廣場的ANYA HINDMARCH買了一個新包包,沿路順道逛了Berberry, Paul Smith等店,然後走進了傳說中惡魔會穿的品牌,裡頭人山人海,空氣悶熱,Shenna欣賞了一兩款包包,便晃了出去,沒走了幾步,忽然被一位穿著黑西裝的男士叫住,不過這一回不是什麼搭訕的人,而是Shenna走出那間惡魔店時,警報器響了起來,所以保全跟出來說要檢查我的包包。其實這原本沒什麼大不了的,但或許是之前那位新光三越的紅衣姊姊上身了吧!Shenna頓時依樣畫葫蘆,在走道上插起腰開始數落了起來,面目猙獰到連店?的小姐都跑出來向我道歉。


 哎!後來想想,當時Shenna的態度也太兇惡了,只是頗感不解的是,為何別的店警報器不響,只有惡魔店會響,難道是在罰我嫌它?頭空氣不好嗎?

 

  然而,也就在那一天的下午,發飆的Shenna終於也成為街頭的bizarre一景。

 

 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6) 人氣()

 

  今天一大早翻開中國時報,赫然讀到女作家李性蓁自殺的訊息。


  李性蓁也是藍絲絨,一名在時尚,寫作,和愛情間遊走的女子,看似豐富且寫意的人生,自己卻在最後,堅決且執著的結束了生命。


  當下的心情,好比兩年前讀到美國華裔女作家張純如( Iris Chang )自殺身亡消息時的蕭瑟,欲哭無淚,真的和今天灰色的冷天空差不多呀!


  當然,她們兩人在亮麗的外型下,著實是屬於不同型態的女作家﹔閱讀李性蓁,有時像貫穿在書頁間的 window shopping,有時則似飲啜戀愛的雞尾調酒,那是鮮活激盪的色彩,皆是內心慾望和窺探的駐足﹔而張純如 ( Iris Chang )呢?她那本在美國引起廣大迴響,且讓日本人怕的要命的歷史考據著作: The Rape of Naking(南京大屠殺),是血腥與灰暗的組合,是對死亡、掠奪與傷痛的撻伐,我卒不忍閱全書,反而真正感動我的,是她書寫的使命感與專注,尤其以她是一名不折不扣的ABC(土生土長美籍華裔),當多數在美國的ABC從小痛恨講中文上中文課時,我感佩這樣背景的女子,執意為她的族裔盡心,傾全力完成這樣的著作,在西方的世界,喚起那段被遺忘的二次世界大戰浩劫,這本 The Rape of Naking 好幾週在北美暢銷書排行榜居高不下,就某一層面而言,她真的成功了!只是長期浸淫在嚴肅繁重的研究和寫作下,憂鬱症最後化為一顆冰冷的子彈,貫穿了她清秀美麗的臉龐,她原本進行的寫作計劃(應是第四本書)像從未發生,徒留下悲泣的先生與孩子,就像千千萬萬曾在戰亂中痛失愛妻和母親的一對父子,即使場景是在2004年繁華的加州灣區,流下的眼淚依然是錐心的傷痛。


  而今天新聞披露的結果,也許正是李性蓁「和自己重逢」的一種方式。真的!當一個人忠於自己的信仰、相信自己的選擇時,力量是很強大的!它可以幫助你完成夢想,也可能在某個片刻下,以某種方式重新擁有自己。只是,冰雪聰明的女人呀!擁有了此番的能量,究竟該在人生的歷程中,演繹生命的鬥士,還是羽化的彩蝶呢?

  角色在生命中的選擇和拿捏,豈止於一線間的區隔?

  

 

 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