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605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 

   話說莫約三週前, Shenna遊蕩在蘋果部落格其他格主的圖文之間,正感快意十足,忽見到粉紅格主包二兩的一篇「過境台灣的那些老外」,寫的客觀又精闢,令Shenna不禁想到一些姊妹淘和在台老外們糾纏之必經過程:「爽-痛-爽-痛」SM式的身心待遇,又淒涼憶起Shenna自己在臺灣結交 Local男友時的辛酸挫折,於是含著眼淚,帶著苦笑,留言給格主,大意是「女生崇洋媚外多少是因臺灣男生有待修鍊,但是在台灣的那些English Teachers(英文老師)更是良莠不齊~」然後按上個推薦,自以為潚灑的拍拍屁股,翩然離去。

  豈知,繼上回男香書之報應後,Shenna這回批評男人的現世報兩三天內便降臨了!

  「尚懿姊,這裡是三立黃金七秒半,想請您在週五上節目來討論台灣男生的優點喔!」

    接到執行製作電話的那刻,Shenna我正光著屁屁在Salon享受SPA課程,放鬆的背脊突然僵硬了起來,腦子頓時一片空白;台灣男生的優點?台灣男生的優點倒底在哪兒?

    我馬上就地取材請教我的芳療美容師,只見她一雙香香油油的手在我肩上推揉著,一面卻慢慢的說:「台灣男人喲!想不出他們有啥優點耶!」

   「那妳老公呢?他對妳不錯吧!」我連忙問。

    「我老公喲!還好啦!就是算負責任吧!其他也沒什麼啦!反正台灣男人都很大男人主義啦!好像沒特別值得講的....」

     做完SPA,我呆呆的走出SPA Salon, 望著四週來來去去的男子,真想衝上前去盤問:「說!你覺得自己有啥優點?」


    回到家中直奔MSN線上求救,等了半天才整理出通盤的答案:「台灣男人比東南亞男人勤奮,比西方男人顧家,又不會像日、韓男人般的大男人主義!」

    OK. Got it. 台灣男人原來奉行的是世界性的中庸主義。

    錄影的當天,製作單位安排了不同型態的來賓,有大陸新娘、南美台灣媳婦、韓國姑娘、冷笑話大師小鐘,還有就是Shenna我啦!我的任務是分析台灣郎和老外男的不同,而且在結論時最好要像拳賽裁判般舉起台灣選手的這一邊,高喊優勝。

   「黃金七秒半,這裡說了算!」在鄭大哥和淡如姊開場後,節目按照流程順利進行著,我卻越聽越心驚,原來,在大家心目中,台灣男人的優點包含了: 認真勤勞又負責,天天拼命加班到晚;薪水袋會給老婆、平時做家事、努力孝順父母、週末會帶家人出去玩、當全家二話不說的提款機、有時要幫老婆吹頭髮買衛生棉.....

   嗚...這是優點嗎?我反而覺得那是雄性機器在人生夾縫中生存的戰鬥指數啊!從成長期到退休後,哪座攻防線要是沒佈好,就可能被奉為「非好男人了」嗎?男人真命苦,這句話我在那天才充份體會。

  或許,我比較希望聽聞到的優點是:台灣男人很幽默!台灣男人很有型!台灣男人有內涵品味!台灣男人很健壯!台灣男人性能力很好!台灣男人很快樂,也懂得帶給別人快樂.......

  最後那一句,相信是男人女人共同所期望的吧!

   後記:   兩天後,上髮廊請造型師用電棒為我上QQ捲,閒著也是閒著,我故意考她﹕「妳覺得台灣男人有什麼優點?」

    只見衣著時麾的她撥弄著我的頭髮,一面幽幽回答:「想不出來耶!都很大男人主義,而且講笑話超冷的。」

    「那妳老公呢?」我連忙問。

    「 我老公?他是香港人啦!比台灣男人浪漫呀!」

      我抬頭看著鏡子?滿頭捲的自己,頓時無言。

 

 

 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8) 人氣()

 

   我不太確定有多少模特兒和攝影師在拍照前可以開12次以上的會議。

  攝影師Jackie和我在進行My Soul之前便是如此。一星期2~3次,一次約一個半鐘頭,除了討論架構每一個影像畫面之外,有些談話內容卻回歸到我倆本身。

   我們像是初識的約會男女,從彼此的喜好、家庭、和過去交往的對象都交待的頗為詳細,比一般網友聊天內容還誠實100倍。

  「誠實」這兩個字真是既簡單又珍貴,沒想到我竟是在My Soul的拍攝準備中重新注意到了它的價值! 對呀!鏡頭即是雙眼,心神與目光的結合本是攝影的精神,一切並不在那台照相機,而是在於心......

   用「心」的觸及,本是最單純的,但在現實環境中,反而得花更多的精神方能達成,只是,哪有那麼多人有那麼多的時間與精神,去硺磨一件成果未知的事呢?

  也因為如此,我益發珍惜和Jackie這次合作的機會,畢竟,我們都是重視歷程勝於結果的人,因為終點在哪兒沒有人知道,而過程則是當下真實的串聯。也因為如此,拍照的感覺永遠都是悠然舒適的,沒有壓力,邊拍邊聊,和緩的進行,每一次的拍攝絕不會超過5個鐘頭,這又和一般業界攝影的步調不太一樣了。

  也因為工作歷程如此珍貴有趣,同行夥伴的契合更加的重要了!在此特別感謝化?造型師Charlie朱正生老師和MTV鎮台之寶Emma李湘琦,以及服裝造型 Iris 張,他(她)們都是業界非常優異的專業人士,在不計酬勞的幫忙下,讓My Soul在拍攝過程愉快順利,結果呈現也非常棒!

 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拍攝期間,同時大大啟發Jackie和我的音樂作品有兩件,一張是90年代非常著名的一張電影原聲帶Exotica(色情酒店)和德國製作人親自到西藏收音的「大寳法王」專輯,建議25歲以上的朋友無論是瞑想或做愛時都可試聽一下這兩張音樂,極有可能在剎那間令你脫胎換骨。

  寫到這?,或許你會問﹕「My Soul 到底在拍什麼?」

  我只能告訴你,My Soul 是關於心與生命的結合,我的身體在影像中不過只是一個媒介的呈現而以。

  那你或許又要問﹕「My Body 和 My Soul有啥關係?」

  我也得很誠實的回答你﹕「蘋果Blog上的My Body相簿只要註明是Jackie拍的,都是My Soul的淘汱作品,即使看起來不錯,但它們並沒有 My Soul 的精神。」

  我想各位並不會介意這樣老實的答案,因為吃燒餅時不小心掉下來的芝麻還是香的,同樣的,我依然非常喜愛My Body 中的照片,只是它們並不屬於 My Soul。

  我在3月31日3:30am起床開始架起我的部落格,當時只是隨意挑了10張照片放了上去,成就了My Body 這本相簿,沒想到後有許多趣事發生了。

  和我認識多年的朋友,無論男女都頗訝異,因為「妳看起來不似拍這種照片的人!」有人如此說。

  我反問他們﹕「那我應該拍什麼照片放上去?」

  他們頓時也答不上來。

  曾一同共事的男性工作夥伴看了則說照片令他們臉紅害羞。

  奇怪,大家以前出外景,共同相處好幾天也沒看到有人害躁。

  我一直是我,卻從此開始領略到「著相」的奧妙了﹔人的心性與視覺,是否有著絕對和諧的律動,這是個很有趣的議題。

  My Body的反應和觀感來自世界各地,從我求學時代的美加地區,到法國的坎城,反而離台灣越遙遠的地方,所傳達的看法也更加具體,我很珍惜網友們的參與,我覺得將My Body設定在一種開放狀態下,也是一件很有實驗性的發展,大家的任何感想和意見,都可能左右它下一次的呈現,它從一本單純的相簿蛻變為多數人的意見創作,而其中大家最直接所看見的,便是攝影師 Max 的加入。

  Max就和各位一樣是我的blog網友,他一開始充份展示了專業與熱誠,說服我和他合作拍攝,我也為他的作品特別在部格開了 My Look 相簿,同時也放了幾張在My Body的相簿當中﹔大家或許看的出來,Max和 Jackie的作品最大不同處,便是詮釋女體的觀點角度,以及採用較多的後製修片,但對我而言,這些心血都很有意義,也更豐富了相簿的風格內容。

  而My Body相簿其中一張素顏照(Morning without Makeup)則是我男友JD在新加坡 Scarlet Hotel為我拍下留念的,那時剛睡醒,臉上殘餘一點忘了卸去的眼影,身體有點小水腫,像隻剛捕上岸的河豚!這張Morning without Make up我會一直放在部落格,因為那是一種慵懶放鬆的狀態,帶著原我的色彩。

  如果說當初策劃的 My Soul 是詮譯一段段靈魂的誠實對話,那麼 My Body 相簿或許便是在現實當下的片段採集了....而人生呢?不正也恰巧落在如此的座標中徘迴游移嗎?

 

  

 

 

 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    

   好友Eric推薦的攝影師Jackie,無論是他這個人或他住的地方,都頂特別的。

    Jackie的Studio位於台北市近郊,盤據在一間大樓下廢棄的義大利餐廳。他花了一些錢整理了一番,變成拍照和住家的共通所在。

    有趣的是,Jackie還不定期的把地方租給一些MV或偶像劇拍攝,不過並沒有太多的人「發現」他是一位攝影師!多數人認為他只不過是個玩玩攝影,賣些照片給國外影像庫的雅痞,而Jackie看著不少台灣影像工作者在他面前來來去去,只是報以謙和的微笑和親自煮好端上的香濃咖啡,對他而言,這些皆是他studio的過客,Jackie後來也告訴我,剛到台灣時,自己熱鬧的House party曾充滿了一堆明星、歌手、和製作人,而現在的他,最愛的只有暝想和帶著收養的流浪犬到海邊散步。
   他更道出了一句令人羨慕莫名的話:「我現在只選擇自己想要的工作去做!」

  這句話或許是他來台灣的4、5年和我歸來8、9年的某種特殊體認,尤其我們在美國時都居住在舊金山(三藩市)附近,那座美麗迷濛的海灣都市,人文薈萃,曾激盪著嬉皮、反戰、同性戀運動,之後又忙著呼應90年代東灣矽谷的高科技繁榮熱,順便又生出了Benefit、Urban Decay等一些饒有趣味的時尚品牌,是的,舊金山灣區在我的眼中,好似一位古怪悶騷且慾求不滿的孀婦,在看似寧靜温婉的面紗下,彷彿永遠有一張欲開溼潤的唇,不時吐露和吸取不同的養份。追求心靈自由是舊金山灣區人的普世價值,然而,兩個曾沾著她養份成長的人,卻在台北相識了!

   第一次和Jackie的會面是愉悅而舒緩的,在他那寬敞而簡潔的空間?,爵士樂伴著初夏的陽光,正透過長窗外的綠葉投射進來,在光影閃爍間,我觀察到英俊斯文的Jackie,對男人或女人來說,都是充滿吸引力的,他也毫不誨言的表示自己也曾經歷同性、雙性、異性戀的過程,交往過不同國籍種族的男女,這對他的人生是頗重要的歷程,我報以支持和理解的微笑,內心倒真的感佩他融入舊金山文化的程度, 相形之下,我倒真像個書呆子,求學時只談了兩次單純的戀愛和抱了張加大的畢業証書,舊金山的迷濛面紗我還真未曾穿透!

   我們第一回碰面便對彼此產生不小的興趣,信任感也油然而生,我們聊藝術、宗教、哲學、東西文化的差異,反而關於攝影的話題卻無過多的討論。我簡單的告訴他,法國女作家Camille Laurens的那本 Dans ces bras-la(在他們的臂彎裡)是促使我想要企劃這個案子的契機,那種悠然浪漫的靈肉探索,我倒想要用一系列超寫實心理探討的攝影作品,加上些微的文字敘述作表達,在美學的張力和包裝下,也更能夠觸及人性與人生歷程的共鳴。這個構想聽來頗抽象,其實也碰巧結合了容格(Jung)的集體意識理論,和佛教金剛經的某些要點(那是後來其他的幾位朋友看到作品後向我反映的觀感),Jackie一開始聽來覺得非常有趣,也願意和我繼續聊下去。

  至於裸露的本質我們彼此皆有共識,我們兩人都對時下那些遮遮掩掩的肢體,和一般刻意賣弄性感的表情深感厭倦,美美的笑容和打的平平亮亮的燈光也不太需要,更懶的修片或搞得太過時尚,總而言之,Timeless 、Ageless、越過時空的設限是我們追求的境界,至於能否達成,則是另外一項課題。

  反而我最看重的,是Jackie從同性、雙性、異性戀的人生經驗,因為他的眼睛不會再用純男性的角度來拍攝我的身體,以這件攝影作品的風格來說,這反而是我最珍惜的一項條件。

  而令我感覺深刻的,便是他和我曾經接觸的攝影師都不太一樣,在言談間,即使他的眼神是專注而深刻的,我卻彷彿感到他已經超越了視覺的探觸,直接用心靈和我對談,我們第一次的相遇,已經是一種特別新鮮而熟悉的交流。

  約好了下次開會時間,我踏出了Jackie的攝影棚(兼住家),迎著外面的陽光,髮絲和衣角隨著微風飄動,My Soul,我的靈魂,彷彿正開始發聲唱歌....噢!這件作品,或是這段歷程,就暫名為My Soul 吧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......還有後續喲.......

   

 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 

   其實大家目前在blog所看到My Body的相簿,源自於我的另一項創作: My Soul。

   回憶在6,7年前女星狂飊寫真集的年代,我有幸,也不幸的曾被列入媒體出版的「約談對象」,探知參予拍攝寫真集的意願。

   「三點不露全裸入鏡,只要一張隱約露點。」這是當時出版商面對中小牌女藝人的制式喊話。

   老實說,那時的我還真有點怕,不是害怕當眾寬衣解帶,而是對國內寫真集的前製、拍攝、後製、到宣傳,我都有一種無從掌握的焦慮感。

  「妳真蠢!都快28歲了,再不拍就來不及了!」有人勸我說。

    也許我真的有點蠢,我當時忽然把這些有的沒的邀約推到一邊,決定過著「深居簡出」的隱士生活,中文不太精良的我,居然開始筆耕寫起書來!影劇圈的某些人表面奉?我,恭禧我「晉身」為作家,背後倒也笑笑:「寫一本書還比不上一場代言活動或是主持!不知那位大小姐在想什麼?」

   我真的沒想太多,對於自己所相信的事,有時真的不用想太多。

   直到出完第三本書時,整個人好比走完了一趟身與心靈的洗滌,對人生與人性有著不同以往的寬容體悟,也決定再度把自己放在另一種角度繼續行走人生。不過也就在同時,我觀察到數位影像的普及化,也就是說,攝影成本相對降低,所謂的寫真或攝影的花費,不再是以往尾巴掛幾個零的天文數字,我突發奇想,如果一本寫真攝影的概念由我主導,應該會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吧!

   「妳真神經! 當初人家捧著銀子要妳拍妳不拍,現在自己要花錢拍?」我好像又聽到一些朋友罵我的聲音。

    老實說,他們並沒有錯,只是經過這些年的歷練,我反而比幾年前來得更有自信,更認識自己,我清楚自己要表現的是什麼,也知道該找什麼樣的人合作,超越當年的怯懦和恐懼,自覺與勇氣讓我顯得比以往更有光彩。

    首先,在攝影師人選方面,我剔除了所有影劇圈A list 的頂尖攝影師,不為什麼,第一他們太貴,第二他們太忙,第三即使他們都很優秀,但是幾乎都已經浸淫在相同的風格和標準太久了,我不敢確定彼此激發的火花能到什麼程度?

   最後決定攝影師的過程倒也很乾脆,我拿起電話打給我最信任的朋友Eric,也就是目前台灣最優秀的男模特兒之一 --- 李卓恩,Eric和許多來自各國的攝影師都有合作,相信他的建議一定可以省去我不少蒐尋的力氣。

   沒有太多的猶豫,他直接說出攝影師的名字: Jackie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.......待續

 

香娜She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5) 人氣()